小森林之一"銀脈鳯尾蕨"因個人北上數日,無法正常給水,經搶救無效;宣告不治。

黑葉觀音蓮:差點步入銀脈鳯尾蕨的後塵,不過現狀也好不到那裡去~不知是否能存活下來,還是個未知數??


山蘇:差點掛點了,幸好山蘇的生命力強韌,經本人仔細照護,給予陽光、及足夠的水,得已存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值得安慰的是,下圖的中心點冒出二個小芽點,代表山蘇還在生長,太感動啦,有小小的成就感^^


三色蘭:有了第一次養蝴蝶蘭的經驗後,邊調整方法(澆水)邊找出適合它的地方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還是將它吊在通風的陽台最適宜,下圖長出小氣根了,真令人開心^^希望今年能有機會開花。


日本娃娃:也差點小命不保,看到日本娃娃葉子垂頭喪氣的以為水給太多了,便減少給水,
沒想到葉子都快要垂90度了,本想死馬當活馬醫繼續澆水;沒幾天才發覺原來是水給的太少了!
石斛蘭要三、四天給水,不能用照顧蝴蝶蘭的方法給水。


總算有幾株爭氣些,終於擺脫殺手級的綠手指啦^^
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love3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